Naked Short期權死路一條

已更新:6月2日

香港人好玩窩輪牛熊證也不玩期權,實情上若以百分比來算期權能做到的回報乃各種投資工具之冠,亦是散戶以小搏大起家的絕佳工具。無奈坊間多數書籍只懂一昧教人用期權「收息出雙糧」,大材小用之餘還說得好像沒有風險似的----單是上年我就聽到過三位熟人沽期權沽到破產,輸一次也不抵收足一年期權金的利潤。曾風靡一時的維特.倪德厚夫(Victor Niederhoffer)正是一例。這個人曾經是索羅斯的得意拍檔,為其操盤十年,竟能做到每年30%的回報----誰知九七金融風暴,在泰銖輸了一役後,賭徒追數心態發作,走去nake short put標普指數----結果是97年的10月27日,一下黑天鵝就把他的基金清盤,一晚輸掉了六千日所累積的身家。

維特.倪德厚夫(Victor Niederhoffer)(Retrieved from https://dailyspeculations.com/vic/1_vic_index.html)

今年市差,身邊不少沒炒開股票的朋友偶爾就會過來問我沽期權抵不抵做。沒錯,現在玩期權IV高,收的期權金比平時高,short遠put乍看之下很抵做,但輸一次就夠你玩完。他們之所以會覺得這種打法吸引,無非都是出於對市場及風險有錯誤認知(如果你曾做過歷史統計或多多少少有炒過crypto,就會知道熊市跌起上來可以有多誇張),部分也跟我在早幾篇文章講過的賭徒謬誤(Gambler’s Fallacy)相關----你總聽過身邊有人說甚麼「現在都跌了幾多幾多成了,大概不會再跌吧」,於是他們就在這些位置大手買,結果走勢繼續跌,蟹足幾年才安落;Naked short期權的人大概也是這種心理:以為走勢已經跌得夠多了不會再跌,就打算搏其跌有限----最可悲是市場未必真的每次都會跌得這麼盡,令這些人以為自己的策略真的有用,結果也就莫過於在這種虛假安全感內碰上一次黑天鵝輸光一切。所以,如果你是初接觸股市的新手,第一原則是先要做好風險管理----買正股要做好止蝕,玩期權不做風險無限的「莊」;只做期權長倉,就能幫你有限度地控制最大損失。假設你按照我在談注碼控制那篇文章去做,在進場前限定每筆交易的最大損失為本金2%,你就可以拿這2%的錢去買期權,輸光了也只是2%,贏的時侯卻能享受期權的槓桿效應,真正做到 ’Predefined Risk Allocation to Strategy’ 以及 ’focus on the downside and the upside will take care of itself’ 的兩大原則。


玩期權要突圍而出,另一樣要掌攞的就是時機(timing),這是因為期權的時間值會不斷縮水,越近到期消耗得越快。

Options Time Decay (Retrieved from https://quant.stackexchange.com/questions/2434/are-there-comprehensive-analyses-of-theta-decay-in-weekly-options)

有讀過Mark Minervini的書或對price action略知一二的人,應該都知道我們是有可能做到即買即爆的----因為Mark Minervini的打法正正就是在當看見價格突破暴升時才買入。這裡就引伸到一個概念:做期權長倉的吉日為走勢傾向波動之時。一般的投資工具波動越高風險越大----例如股票或期指,極端市況時一個裂口就冇仇報;反之期權一來能做到風險有限(重申,前提是你只拿既定百分比(例如1-2%)的本金去買期權),若覺大市熊完一波見底但又不敢大手買入甚或是想追沽都可以,不至於被裂口玩死之餘又能做到高槓桿的效果;二來波動市況往往大起大落。期權做長倉最忌的是上落市----極端市況每日動輒就是千點上落,孰贏孰輸即時揭盎,時間值就不會被白白損耗。不過說到底,有技術是一切的開端。倘若你不懂趨勢,或是連極端市況、趨勢市況、上落市也未分得清的時侯,你只會不停被左一巴右一巴,直至你2%又2%地丟光你的本金為止。


當然,說到時機,有種方法會幫到你。要知道時間值損耗(Time Decay)並非以線性方法進行。假設你買的是即月期權,每個月首個星期的時間值損耗其實不太嚴重。基本上走勢只要稍向你買的方向移動,所賺的便能夠輕易地將時間值損耗予以抵銷。因此,在月初購買即月期權會是對新手而言一個不錯的打法。另一種玩法是買末日期權。如果你有炒過美股,或會留意到走勢在結算前夕往往有變得比平時更波動。末日期權的期權金此時由於已變得非常低殘,等於為你提供極高槓桿。如果你看準走勢即將進行突破,小注買買末日期權也是不錯的選擇。(注意,如果你玩的是指數期權或是一些較為波動的股票,基本上我只建議買價外;反之如果你本金不大又覺大股即將突破,不妨買入價內期權增加獲利)也正因如此,如果你是衝著走勢即將突破(例如我上次講的 VCP)而買期權,不妨把行使價訂得激進一點(當然,這裡不是叫你訂個不切實際的行使價。有許多工具能輔助你粗略計算突破目標價,例如ab=cd法則 / Fibonacci Level / Key Level),因為走勢倘若能真突破某個阻力或支持位,往往能夠持續(follow through)一段時間,甚至到出現拋物線走勢(parabolic move)(或高潮走勢,climax run)才停止。(所以,引伸波幅高不太是你該棄買期權的原因。這跟某些人見到走勢升就覺得「貴」的謬誤一樣----價格之所以會升是因為至少在這刻他是被認為值這個或是更高的價,也就是價格能真的反映供求關係。假設某股票當下有兩個阻力位等待克服,破了第一個之後市場自然普遍看升。波動加劇後,引伸波幅自然跟著一起漲。所以,價格很多時侯都不代表些甚麼,你只要一路跟著你的買賣法則做、以及控制好你的風險,就足夠了。價格很多時候都並不反映些甚麼)。


有關散戶用期權做對沖的概念,我其實不太建議。正如我在第一篇文章所講,散戶的優勢就是本少轉身快,又不太會蝕滑價。坐擁這些優勢的情況下,如果你覺得走勢將出現小調整,那你其實不太需要做對沖;如果你覺得走勢即將出現大回調,何不直接把股票賣掉,待重新返回上升趨勢後再買過?(有關如何基本辨別上升與下跌趨勢,請參閱我「極簡化策略」那篇文章,在此不贅)我也不建議每當走勢略有不明時便去買期權做保險----這是因為走勢要麼就是trending,要麼就是ranging,若你覺得走勢有不明確的地方,多數是因為市場正在ranging;但是,ranging乃市場的常態,出現的機會比趨勢市高出許多,而ranging又恰好是期權長倉的死敵。這樣一來,倘若你每次見到ranging都去買保險(正如你不會每天都去買一份保險),你很快就會輸光。更實際的做法是去磨練自己time the market的功力,而不是斬腳趾避沙蟲一昧想hedge。有些人好買指數一call一put,壞處是你總有一邊會輸;更佳的打法是去call強股put弱股(這裡就有點相對強弱relative strength的概念,留待日後篇章再說),因為大市跌的時侯強股其實不太會跟跌,反而某些版塊或某些弱股則會成重災區(升市也是一樣:強股會比弱股升得更多更狠。所以買股一定是要買最強那隻,而非一昧想要追落後買「平」股)。有趣的是,相對強弱的高與低可透過睇圖事先判斷,判好後再實戰出擊。如在下圖,左手邊為恆指週線圖,右邊為比亞迪股份(1211)週線圖。左邊恆指跌穿 50-EMA時1211不跌反升,反映1211有著較高的RS。到日後你若想trade反彈,1211將會是更好的選擇。

相對強弱 (Relative Strength) 示意圖 (by 叢林人投資部落)

最後奉上一張友人因naked short call滑鐵盧的相(已經當時人同意),以作告誡。







關於期權,我還有許多可以寫。不過對於新手而言,知道玩期權不能做naked short、要做長倉才能搏發達、以至於慢慢培育對風險的認知、學習time the market的重要性就足夠了。其他的事留待下次再寫。


© 2022 by Jungleman Investment

424 次查看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